苏佳5239

本来想一起飞行


结果有个人留在了原地


你说你在原地干啥呀!


唉!😂😂😂


有些事,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。哈哈哈哈哈哈


他俩是不是穿越回去发的那两条微博?


【朱白】——微博对骂第二回合(这夫夫俩玩儿上瘾了)

预警:

rps     rps     rps     rps

瞎编的瞎编的瞎编的,千万别跟我谈什么逻辑漏洞,在此谢过。


微博对骂第一回合戳这里


继上次微博对骂之后,朱一龙白宇的微博又恢复成了广告博。

双方纯粉晕晕乎乎的过了一段时间,又假装无事发生的去广告博下面继续吹彩虹屁。

在各圈都以为朱白CP粉会从此一飞冲天的时候,她们却令人意外的讨论起了天气和时事(虽然在各种群里已经浪到飞起)。

偶尔有人提起两人的“微博对骂”,CP粉也只是回复几句:

“哎呀!好兄弟共享衣柜怎么了啊?”

“再说,他俩没准儿是商量好了跟大家开玩笑呢!真住一起能没人拍到?你有锤吗?”

“就算是住一起,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啊。脑洞不要太大哦!”

 

两边纯粉:“……你们特么的到底是不是CP粉???”

 

 

先从低迷中缓过劲儿来的是朱一龙家纯粉。

因为最近国内某知名大导演正在筹拍一部电影,优质的拍摄团队及稳妥的投资方本就已经搅热了娱乐圈,前日又第一个官宣了朱一龙作为男一号,微博上你来我往好不亲热。

纯粉们立马昂起骄傲的小脑袋瓜,恢复拿鼻孔看人的模式,一边在相关热搜刷数据、控评,一边不放松警惕地窥探着另一家的动静,严防死守生怕自己家的热度被蹭了去。

 

另一家却出奇的安静,只有部分大粉发几条没头没脑的内容,语焉不详,但似乎别有深意。有解码上瘾的网友顺着蛛丝马迹竟然扒出一个惊人的消息:白宇似乎已经带另一半回西安见了家人和朋友,目前恐怕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

 

偏这时候一家官微发了条朱白双人采访回顾,cue了两人对谈“第一印象”,一个说“高冷”,一个说“幼稚”,那轻松互怼的样子再次勾起了很多人关于那个夏天的回忆。

 

朱一龙家纯粉不干了,从四面八方赶来手撕官微;白宇家虽人数上不占优、战斗力也不是一个等级,倒也有人发声,表示了不满。

CP粉一边泪流满面的回顾,一边端着瓜看两家对撕,忙得都没注意朱一龙微博突然上线了。

 

保持在线几分钟后,朱一龙发了条微博:

 

“能不能不要再给我安‘高冷’人设了,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融入新的圈子,新朋友都不愿和我亲近。(委屈脸.jpg)”

 

 

微博上顿时炸了锅,有粉丝哭天抢地的心疼自家哥哥受的这些委屈,更有战斗粉立马去了对家微博准备开撕,却发现对家早早的关了评论;对家粉丝也有样学样,全然不理网上的血雨腥风,俨然一副“岁月静好”的样子。

本该最为伤心的CP粉却不约而同想起了之前的“对骂”事件,因此只有少数下场劝架,其他的都继续吃瓜,理性讨论为啥朱一龙发完微博仍然在线,为啥白宇会提前关了评论,为啥被撕的官微不但不还嘴,反而悄默声的又发了一条“咧嘴笑”的表情博,倒像是得了什么好处似的。

 

就在这当口,有细心的人发现朱一龙回复了几条评论,现下都已经被顶到热评的位置,一来一往对话虽不多,内容也不甚复杂,只是这几个被翻牌的ID却把所有看客惊掉了下巴——

这不是号称白宇伴郎团的那几位发小吗?!

 

发小A:哪有啊,龙哥。

朱一龙:那就好。

 

发小B:不敢不敢。

朱一龙:别跟我这么客气。

 

发小C:我们非常愿意跟你亲近(斜眼笑)

朱一龙:那就约起来。

 

……

 

各路吃瓜群众的瓜都掉了:

难不成龙哥说的新圈子,是白宇的一群发小?!

 

前一秒还哭天抢地的朱一龙纯粉们都不哭了,前一秒还岁月静好的白宇纯粉也不偷笑了。

前一秒还等着看戏的CP粉……还在继续看戏,她们猜着:白宇是不是该还击了。

 

果不其然,白宇微博上线,干净利索的发了一条微博:

 

“别总说我幼稚行吗?影响我戏路了都。明明可以演霸道总裁,最后还是给了个毛头小伙子的角色,哼。(噘嘴.jpg)”

 

 

粉丝们都学精了,除了巧言夸赞和温言相劝的,并没有多少人去挑事儿或者追问,颇有点儿等下文的意思。

 

就在好事者仔仔细细刷新白宇微博评论区的时候,重磅炸弹来了:

朱一龙评论了白宇的微博。

 

“你别得了便宜卖乖,一会儿我让导演来评评理。”

 

紧接着,前日刚官宣了朱一龙的那部电影总导演出现在了评论区:

 

“看你试戏确实觉得你适合男二这种毛头小伙子的角色,没想到你喜欢男三那种,要不我再考虑考虑?”

 

白宇立马嬉皮笑脸来表演滑跪:“别别,导演大人饶了我吧。我跟我龙哥开玩笑呢。”

 

已经官宣了男一号的电影官方微博随即宣了男二号:

青年演员——白宇。

 

 

朱一龙纯粉:……

白宇纯粉:……

朱白CP粉:……

吃瓜路人:玩儿还是朱白家会玩儿啊。

 

事后不久,两套绘声绘色的洗脑包开始在粉圈流传:

洗脑包1、可怜我家哥哥供着他吃住,房租也不收他的,还帮他找资源,他只负责撒娇卖萌,到头来还嫌这嫌那,真是心疼我家哥哥的一片真心错付,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!

 

洗脑包2、我家崽崽弱小、善良、没心机,被人渗透了朋友圈子、限制了事业发展而不自知,一味被爱情冲昏头脑,连合理抱怨一句都要看别人脸色,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!

 

CP粉:……还能这么嗑的吗姐妹们?介绍朋友认识、共享优质资源,这难道不是兄弟情吗?

 

两边纯粉咬牙切齿:闭嘴吧你!


今日哭够了。


明日更文。


且不论哪篇,必定守约。


(万一实在写不出来,我就删了这篇~~~~)



对上一篇《找寻你》的结局做一下补充。

姐妹们,表打我……

《找寻你》——(含巍澜、齐力、朱白)

因为之前齐衡伯力那个只是脑洞,所以就没太认真。 这次既然要续写,我就想去向《人间故障》的作者大大申请一下,看需不需要授权,结果就看到大大在乐乎发过的一个声明,说是“穿梭平行世界杀死自己”的设定可以随便用,无须另请授权。   所以可以放心写了。   前情回顾  ——————后续来了——————   当伯力对着“齐衡”的脸,最终喊出“你把元若还给我”的时候,“齐衡”脸上那无比单纯的笑容僵了僵,慢慢冷下来。   伯力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,他竟然觉得这个假“齐衡”在卸下伪装的那一刻,仿佛松了一口气。   “齐衡”动作缓慢地取下头顶的发簪,满头黑发披散下来,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: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   伯力一愣,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但他憋着一口气不肯乖乖作答,而是语气强硬的反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还不现出真身!”   “齐衡”随意地将长发往耳后一拢,冷笑道:“真身?我一直没做任何变幻,只不过借用了齐衡的记忆而已。” 伯力眉头一紧,追问:“你把齐衡怎么了?” “齐衡”低头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回答道:“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。你要听吗?” 伯力怒吼:“谁要听你的故事!快告诉我你把齐衡弄到哪儿去了?!”   “齐衡”笑了笑:“不听也罢,这故事我讲了千百遍,也腻了。我倒很想听听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齐衡的,今后也好有个借鉴,做个警醒。”   伯力知道继续追问也没有意义,索性坦白:“第一、元若喜欢甜食。” “齐衡”点头:“我知道,所以你给我的甜食我都会吃掉。” 伯力斩钉截铁的说:“可你不喜欢。你吃的时候会背过身去,或者微微皱眉。元若不会这样。”   “齐衡”轻笑一声:“是我大意了。其实什么东西吃进嘴里对我来说都无所谓,但是甜食会让我想起一个人……所以我做不到像齐衡那样开心。”   伯力:“第二,你不喜欢猫。” “齐衡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:“是。但据我所知:齐衡也没有多喜欢猫吧?” 伯力没有直接回答,反问:“你为什么不喜欢猫?” “齐衡”眼睛看着远处,语气冷淡的说:“猫……会坏我的事。”   伯力冷哼一声:“元若即便没有多喜欢猫,也不会夸张到方圆十里不准有猫,更不会在我身边派人专门盯着我,不准我跟猫接触!” “齐衡”一言不发,似乎陷入了沉思。   伯力忍不住再问:“元若一向行事磊落、光明坦荡,待人热情真诚、又富有同情心,他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……” “齐衡”嘴角扯动:“他没有得罪我,我只是想要你。” 伯力愣住。   “齐衡”低垂着头,发出冰冷而空洞的声音: “同情心……最是无用。别人于我的同情心,我于别人的,都没有什么好结果。”   说完,“齐衡”像是下了什么决心,起身向屋外走去。 伯力哪肯罢休,一把拉住他:“你等一下!” “齐衡”回转身子时的眼神有一瞬间闪闪发亮,在看到怒气冲冲、满脸戒备的伯力后又慢慢暗了下去。 伯力:“我不管你从何而来、是何种身份,不把元若还给我,我就……”   “他死了。”   伯力气得浑身发抖:“那你杀了我吧,没有元若,我岂能独活?”   “齐衡”冷冰冰的回答:“本来我借用他的记忆,完全可以替代他,陪你好好过完这一辈子。而你偏要执着于真假,苦求真相,简直可笑。如今戳破伪装,我会离开这儿,前往下个世界找寻另外的你,而你呢?齐衡回不来了,你好可怜。”   伯力突然冷笑:“你是在说你自己吧?你那所谓讲过千百遍的悲惨故事,我已猜个七七八八,不过是爱而不得,退而求其次,我说的对不对?你之前去过的那些世界,你以后要去的那些世界,都有一个我,却没有一个会真心爱你。”   “齐衡”身体僵住,身侧的拳头捏紧:“我不相信!总会有一个……”   伯力打断他:“你好可怜。”   “齐衡”震怒之下拂袖离开。 伯力独自在房中站了一会儿,摸出衣袖中藏了许久的匕首,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心脏刺去。           白宇猛然惊醒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   那匕首的凉意似乎通过梦境传递了过来,无比的真实可信。 白宇下意识的摸了摸心口处,心跳依然狂乱,带动着胸膛一起一伏。   这个梦太可怕了。 沈巍居然穿梭各种空间、平行世界杀死他自己,以换取与“赵云澜”短暂的欢愉。 白宇清晰的记得梦里沈巍离去之前的那个眼神,和止不住颤抖的手。沈巍被伯力骂醒了吗,彻悟了吗、反省了吗?他还会继续穿到别的世界去做这无限重复、又毫无意义的事吗?   白宇觉得自己的脑洞简直大的出奇,这个梦不写篇同人文实在是浪费了。 想到这儿,他翻身坐起,用脚在床边摸索着找拖鞋。 “你的拖鞋在我这边儿。”   白宇吓了一跳,拍着胸口抱怨道:“哥哥你吓死我了,大半夜的,你怎么醒着?” 朱一龙拧开床头灯,笑眯眯的说:“本来睡着的,你突然起床把我吵醒了。怎么了?做噩梦了吗?” 白宇一骨碌从朱一龙身上爬到床的另一侧,边穿拖鞋边回答:“可不是嘛,做了个噩梦,太吓人了。我去倒口水喝,回来给你讲讲啊,贼带感。哎?我拖鞋怎么会在你这边啊?”   朱一龙嘴角翘了翘,故意压低声音调侃:“你自己都忘啦?昨天晚上不是……” 白宇刚从迷糊的状态下清醒过来,立马想起了昨晚那堪称激烈的战况,连忙喊道:“停停停!我想起来了,求哥哥别说了!”   朱一龙被逗得笑出声,索性也不睡了,坐起来靠在床头,看着白宇在屋里走来走去,眼神愈发温柔起来。   白宇到客厅倒了杯水,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,整个人突然冷静了下来。随着大开的脑洞,耳朵里钻进几个奇奇怪怪的声音: “我会替你照顾他的。” “他甚至都不会知道你已经死了。” 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告诉我,我好有个借鉴,做个警醒。” “我会离开这儿,前往下一个世界,找寻另外的你。”   白宇身体僵直着转回身,看向卧室的方向。 屋子里有柔柔的灯光渗出来,坐在灯前的那个人的影子被投到墙壁上,一动也不动。   白宇一时觉得头皮发麻,一时又嘲笑自己还没睡醒,一个梦而已。   白宇慢吞吞的走回卧室,似乎好半天都没换过姿势的朱一龙抬头笑了笑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拉着白宇躺在了自己怀里。 “做什么梦了,给我讲讲吧。”   白宇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梦见了沈巍。” 朱一龙应道:“哦,沈巍怎么了?” 白宇眼睛转了转,说:“我梦见沈巍杀了赵云澜。” 朱一龙轻笑:“怎么可能。他宁可杀死自己,也不会动赵云澜一根头发的。” 白宇坐直身子,假装疑惑的问:“他为什么要杀死自己?” 朱一龙也一脸不解:“你自己的梦,干嘛来问我啊?”   白宇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的胡思乱想,连忙拉着朱一龙重新躺下:“没事没事,快睡吧,明天一早你还要赶飞机呢。” 朱一龙却顺势搂住白宇的腰,轻轻揉捏着,直揉的白宇浑身发热,呼吸急促起来。 “小白,你爱我吗?” 白宇被撩拨的神志不清,随口咕哝着:“别,哥哥别闹了……” 朱一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追问:“你是不是真心爱我?” 白宇浑身像是着了火,弓起身子舔了舔嘴唇回答:“爱,我当然是真心爱你的。” 朱一龙似乎是松了口气,笑着说:“那就好。”   白宇来不及仔细琢磨“那就好”的意思,也没心思去体会那一声叹息,就被铺天盖地的情欲淹没了。  

好朋友拥抱一个不是很正常吗?

(朱白家除外)


好兄弟亲一下怎么啦?

(朱白家除外)


感情好住一间酒店没什么啊!

(朱白家除外)


妈的(ノ=Д=)ノ┻━┻


娱乐圈对我们家有歧视!


[朱白]——关于快本未播出的比心舞(一个脑洞)

脑洞  脑洞    脑洞   脑洞  

rps    rps    rps    rps  

湖南卫视经过慎重考虑、全面分析,决定在新春特辑里播出镇魂兄弟未播片段,其中包括比心舞。

于是要提前知会两位演员,征得同意。

 

工作人员联系了白宇:“白老师,我们要把比心舞那段剪辑播出,您看您有没有意见?”

白宇:“哈哈哈哈,那有什么,播呗,反正也是演戏。”

工作人员:“……”

 

何老师听完工作人员交过来的通话录音,沉默了一会儿,拨通了朱一龙的电话:

“电视台要做新春特辑,想把比心舞加进去,你看你……有没有什么意见?”

朱一龙那边背景音有些嘈杂,何老师耐心的等他似乎走到一个安静的房间关上门,才听到他悠悠的回答:“既然是台里的意思,那何老师您请便吧。”

何老师想起白宇的回复,有些憋闷:明明当时那两个人那么默契,怎么后来竟然再无交集。于是又补充一句:“你……没关系吧?”

朱一龙:“就当是……演了一场戏。”

 

 

 

朱一龙挂断电话后静静的坐了一会儿,起身离开书房。

客厅里的电视热热闹闹的不知道在播什么节目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白宇笑得像个傻子。

 

朱一龙过去从白宇怀里捞了一把零食塞进嘴里,顺便把手往白宇短短的头毛上擦了一把,气得白宇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挠了他几下。

朱一龙才算顺了气。

 

白宇纳闷:“龙哥,你干嘛?生谁的气呢?”

朱一龙:“你刚才为什么那样回复湖南卫视的工作人员?”

白宇:“啊?这不是咱商量好的回复方式吗?我觉得回答的挺自然的呀?”

朱一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又想揉白宇,白宇连忙拍开他的手。

 

白宇:“你接的又是谁的电话?何老师?”

朱一龙:“恩。”

白宇:“那你怎么回答的?”

朱一龙从沙发上坐直身体,用很沉痛的语气重现:“就当是……演了一场戏吧。”

 

白宇震惊到手里的零食都掉了:“哎我去!龙哥你真是个戏精啊!!!”

朱一龙躺倒在沙发上,笑出奶音。

 

白宇低头琢磨了一会儿,说:“难怪人家说你那个星座恋爱脑,啧啧。”

朱一龙不爱听了:“什么叫我那个星座?你跟我不是一样的星座?”

 

白宇得意地说:“我跟你可不是一样的星座,你上升了我还没上升……”

 

朱一龙跪坐起来,边撸袖子边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个死小孩儿,我看你是皮痒了!!!”

 

于是满屋充斥着白宇的尖叫声:

“哥哥饶命啊哥哥!!饶了我吧,我知道错了,下次还敢……哈哈哈哈哈哈!”

《遇见就是幸运》——写给朱白的信

《遇见就是幸运》

——苏佳5239

 

我以为天上的星星离我很远,夜晚的梦离我很近;

我以为早就不是追星的年龄,不该再有白日做梦的心境;

可今夏这个梦却一直被无限地拉长;

为了追逐那两颗闪亮的星星,我宁愿沉睡不复醒。

 

我以为落下的雪总会消融,雨后终将放晴;

我以为昼夜轮换,日升月落;时光虽缓,四季却必将迭更。

而我却意外地被留在这个迷蒙的夏天;

为了别人一场缠绵悱恻的相遇,兜兜转转成了一阵无尽的风。

 

我以为人生不过一种修行,无欲清修或者做一名苦僧。

可他们告诉我:先要学会爱自己,才不负这沿途好风景;

 

我以为相伴就像一段旅程,没有了谁都叫我心意难平;

而他们教会我:遇见本就是幸运,

珍惜当下,方能不忘初心;不骄不躁,坚持砥砺前行。

 

后来我明白了一件事:我不是在追逐星星,

我其实是喜欢上了:他们看向彼此时,那星星一样的眼睛。


我爱小白所有的鞋。

拖鞋除外谢谢。

图源全部来自我家兢兢业业、可可爱爱的小衣橱。

小衣橱今天忙死了,哈哈哈哈哈哈。小白不讲究,总是让我家小衣橱闲的时候闲死,忙的时候忙死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哈哈哈哈哈哈,糊掉的部分涉及到剧情,所以暂时先遮起来。

我到底写不写呢,是独“祸祸”,还是众“祸祸”?😂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