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佳5239

我对不起我老公……😂😂😂😂😂

双十一买了卫生巾,收货地址写的家里但电话忘了换成我的。
所以我老公接到电话:“先生您的卫生巾到了,给您放在哪儿?”
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支持太太维权

瘦透透:

第一次挂人,我就单刀直入了。
@love 这位朋友在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,修改了我《未婚先孕》一文中两位主角的名字,换成了别的cp,将文章发表在lof、b站平台,不知是何居心。
她的行为被该cp圈的妹子挂了以后,她本人采取的措施是:
1、关评论和私信
2、把文章的开头都标上一句“是改文哦”(她之前连这个都不标🙃)
3、拒绝删文,并说:我不会放弃的。

在她的世界观里,随意抱走我的孩子没有错,也不需要知会我。
即使我本人非常反感这件事,她也要继续做下去。

之前我没管,是因为三次元实在太忙了,也很天真的以为有一些人举报、反馈给小秘书,她就会被删文封号。(事实证明我想太多)
我本人也已经向lof举报和反馈,得到的处理结果是一个非常繁琐的维权过程。(见图片倒数第2p)
因为这些天我几乎每天加班,总是忙到凌晨,根本没多余精力去做举报材料、打印身份证明等等,所以这件事一再搁置。
包括现在,我也是在加班间隙匆忙一挂。但请这位朋友放心,这个周末我一定会把维权材料提交上去。
既然她不管怎么被骂都死活不删文,我也只能寄希望于lof官方来删,手续麻烦一点也认了。

最后,不上升圈子。这件事发生这么久,帮助我维权的大部分都是该cp的妹子。
我只是没想到一个人能没脸没皮到这个地步,真真大开眼界。
最后的最后,如果你看完了,可以顺手帮我点个举报吗?她的主页链接我发评论。
















仅以最后1p的表情包送给改文党们:(








————




虽然她没删,不过没继续更新了,撤tag了。

“改文”是个什么意思?还可以这样操作的吗?

瘦透透:

不可以!
之前有几个人来问授权,都是先问后改,我不同意就没改。为啥现在的操作是直接改了,然后知会我一声??????
我都不知道她发哪里去了????

[朱白]——遇见我的注定(朱一龙视角)

《遇见我的注定》

 

 

曾经有人对我说:“你可能不适合演戏。”

后来有人告诉我:“你简直就是为了演戏而生。”

 

有人说我“不过就是一般长相,头大身子小,还显老。”

有人说我“眉目如画、五官精致、气质超群、下凡辛苦了。”

 

这个世界就是这样:有人恨你,自然有人爱你;有人无视你,就会有人想要把你捧在手心。

我从来不在乎的,随便别人怎么说。

 

有时候我想:

出道十年,大概就是为了积累经验,和你演好这部戏;

单身到三十岁,也许就是为了留着一颗干净的心,遇见你。

 

我演过很多角色,也依照剧本爱过很多人。我割裂自身世界泅游在既定情景之中,爱恨情仇像被牵着线的木偶,手舞足蹈着想要把看客打动。

我也顺应规则和一些人组过CP,但我一直把营业当成剧本的延伸,清楚的知道总有杀青的一天。

 

直到我遇见了你。

 

爱是一种盲目的感情,毫无道理可循。如果我可以罗列出你吸引我的原因,那我也不会像后来那样失了分寸,丢了原则,弃了保持多年的行事标准,只想为你翻天覆地、砥砺前行。

 

可你总在回避。

戏演到越后期,你表现的越疏离。

如果不是也有同样的害怕与担心,我可能在杀青之前就把你放弃了。

我们太像剧中的他们了。你躲在镜头后的眼神,有时让我分不清究竟是谁在注视着谁。

你也在害怕,对吗?你怕我们的默契、我们的亲密、我们的情不自禁和言不由衷,都是虚无缥缈的设计和落不到实处的心动;

你怕这戏只是戏,你怕这情不是你我的情。

 

现在回看当时,请原谅我一定要说:你可真是个傻小孩。

我看你的眼神,我迫切的想要靠近,我频繁的肢体接触,我无原则的一次次降低自己的底线……在你看来,难不成都是营业吗?我出道十年,你见过我和哪个演员这样营业过呢?

 

你太敏感、太执拗,你太过于小心翼翼了。如果不是认准了你对我有情,我不会有勇气坚持到底。

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,尽管我隔段时间也会胡思乱想、患得患失,但我总算等到了你的回应——你在晚会上唱了《小幸运》。

 

你会的歌明明很多啊,你唱的每首歌都好听,可你偏偏选了《小幸运》,还唱的那么动情。

这让我想起了ktv里的你我,想起你唱到“我们和爱情靠的那么近”时那个明显的停顿。

你这次没有停顿,取而代之的是晶莹的眼泪。

我怎么能不动心。

 

小白,小白,小白。

我真的拿你半点办法都没有。

我在电话里问你多少个问题,你都可以不露声色的避开,我问你谁选的歌,你偏偏说听见我这边在下雨。

 

那就让我为你,再淋一次雨吧。

让我,就是我——不是哪个剧中的角色;为你,只为你——不因为你演绎过谁,淋一次雨。

 

白宇,为你做这些,我愿意。

 

我看见你哭了。虽然你动作很快的把手机镜头扣在桌子上,我也在那片黑暗来临之前看见了你的眼泪。所以,别再推开我了,好吗?

 

小白,我让你来看我,你为什么不敢来?还怕我吃了你不成?

你助理转给我助理的、你的航班信息,我已经看到了,我要去给你个惊喜,好不好?

放心,我就坐在商务车里,等在VIP通道出口,不会有人看到我的。

 

我看到你出来了,该死!居然是乖乖的顺毛和柔软的纯色毛衣!你快别再和她们挥手了,赶紧到车上来!不然我要冲下去,一口把你吞进肚子里!

 

看到你一脚踏进车子,一脸震惊的表情,我突然又觉得不那么生气了。

如果不是有人坐在前座上,我居然真的想把你吃掉,或者咬一小口也行。

 

你有些局促地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,我拉过来包在我的手心。

“累吗?你可以靠在我肩上睡一会儿。”

这姿势我们明明很熟悉了,我却在你靠上来的瞬间红了耳根。

 

你呼吸慢慢均匀,可我知道你在装睡。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你假装的很多事我都知道:比如你假装不会骑平衡车,比如你假装胃疼求我给你熬粥喝,比如你假装营业却紧紧搂着我;再比如,你那时假装你不爱我。

我知道你是假装的,我早就知道。

 

我说:“小白。”

你动了动身子,毛茸茸的头发蹭到了我的脖颈,低低的应了一声:“嗯?”

我心痒难耐。

 

“小白,再给我唱一次《小幸运》吧,真的很好听。不过,要把结尾改一改。”

你一脸惺忪坐直身子,揉了揉眼睛问我:“怎么改啊哥哥?”

 

“就改成——遇见彼此注定,我们有多幸运。”

 

傻小孩儿,你怎么又哭了呢?


刚在微博上看了13日spn见面会的照片,我可能想多了……啪嗒似乎不太好……

他以前说过:毛线帽就是他的“安全毯”,他情绪低落的时候会想要躲在自己的小角落里。

今天看到的照片,啪嗒的毛线帽戴的很低,遮住了他大半个面部……

唉。

我的宝贝,你要好好的啊。😢

做个广告

你们一定想不到我之前给《你为我淋的雨》写的是什么结局,哈哈哈哈哈哈。


最初写的是他俩讲电话,小白各种回避龙哥的问题,最后说“龙哥我今天很累,要不咱们改天聊?”

龙哥赶紧说:“那你好好休息,别太辛苦。”

小白回:“知道了龙哥,你也保重!”


挂了电话,屋里很安静。


小白想:保重吧,我的龙哥!

我们都该往前走了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写完了又过了两遍,然后想:小白是不是有毛病啊?龙哥都这么明显了,他还保重个P啊!!!

然后就删掉烂尾,改了现在这个版本😂😂😂😂


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幸亏改了,不然太牵强了。


就像朱白俩人一样,想给他俩强扭个be,真的是太违和啦!


明天如果不忙,我会更《你为我淋的雨》龙哥视角篇——《遇见我的注定》。


敬请期待!


[朱白]——你为我淋的雨(后续来了!)

1、

白宇病了。

他开始反复的梦见那场戏。

朱一龙头发湿湿的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:那笑容没有压抑和隐忍,白宇觉得自己分得清——那绝不是沈巍的笑容。

 

“白宇,为你做这些,我愿意。”

 

你听:他叫的,也不是赵云澜。

 

白宇一次次的走上前,想要为浑身湿透的朱一龙做点儿什么。

可他们之间的距离总是无法缩短,尽管看起来似乎触手可及。

 

2、

白宇迫切的想要自己淋一场雨。

接触新剧本时白宇会刻意的问一句:“角色在这段戏里需要表达的感情很复杂,是不是可以考虑安排让他在雨中演绎?”

工作人员随口说:“哎呀,淋雨会不会太狗血了?”

白宇笑:“确实,太狗血了。”

 

3、

白宇把心思藏的很好。

甚至在和梦中那个人双人直播、同框营业以及最终解绑时,他都能藏的很好。

 

双十一晚会的正式邀请函递到白宇手上时,助理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:“龙哥那边档期的原因可能不会参加。”

白宇随口哦了一声,突然问道:“是露天场馆吗?”

助理一头雾水:“不……不是吧,室内的。干嘛问这个?”

白宇紧张地抠抠手指:“我怕到时候会下雨。”

 

4、

晚会进入彩排阶段,白宇准时到场,一副乖巧的样子做着准备。

曲目选的很随意,是自己比较熟悉、音域也算合适的《小幸运》。

开场走位都很顺利,直到提词板显示“那陪我淋的雨”。

 

白宇双手抖得厉害,假意摆弄了一下麦克风,对工作人员解释:“麦是不是坏了?突然就没了声音。”

 

道具组立即冲上来检查了一番,实在检查不出设备原因,只好另换了一支,彩排才又顺利进行。

 

下台后助理连忙上前询问,并忙不迭地祈祷“正式节目可别再出这种问题”。

白宇掐了掐自己的手心,像是在安慰谁一样,说道:“不会出问题的,我保证。”

 

5、

晚会异常精彩。

白宇回到酒店,精疲力尽。

台下粉丝的尖叫声还萦绕在耳畔,慢慢混成暴雨一样的轰鸣。

 

打开浴室的莲蓬头,听着水流击打在地砖上的声音,白宇抬手捂住了脸。

水是温的,很舒适的那种温度。

那场戏的雨水呢?会很凉吗?

白宇想把水温调低,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。演员要对公司负责、对经纪人负责,随随便便生病是不允许的,这个白宇清楚。

 

可实际上他病得已经很厉害,只是没人发觉罢了。

 

6、

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,才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,经纪人一个,朱一龙五个。

白宇先回了经纪人,沟通了工作上的事,这才给朱一龙回了电话。

“怎么了龙哥,你找我啊?”

对面声音有些急切:“小白你刚才怎么不接电话?”

白宇:“我在洗澡啊,这不洗完出来就赶紧给你回嘛。什么事?你在山里原来也有信号的吗?哈哈哈哈!”

 

“……我也没什么事。小白,晚会直播我看了,你表现特别棒,歌唱的真好听。”

白宇得意:“那是,西北歌王可不是吹出来的。”

 

朱一龙有些支支吾吾:“歌是你选的吗?还是晚会工作组给定的?”

白宇动作顿了顿,避重就轻的回了句:“谁选的我也不怕,咱就是行走的点唱机。”

朱一龙:“我以为是你选的,歌词听起来很、很有故事的样子……”

 

白宇突然打断对方,问道:“龙哥,你那儿下雨了吗?”

朱一龙:“是,这边今天下雨,很早就收工了。”

白宇笑:“龙哥你怎么还是说‘收工’啊,我脑子里都有你搬砖的画面了,哈哈。咱们这叫‘上下班’好吗?”

朱一龙:“好,你说的都对,是上下班。”

 

熟悉的宠溺语气顺着电波传过来,感觉就像又回到了那个夏天:两个人的早餐,抢来抢去的平衡车,一起看过的流星和彩虹,还有那场我陪你淋过的雨。

白宇禁不住脱口而出:“龙哥,你的新戏里会不会再为谁淋雨呢?”

朱一龙没出声,几秒钟后电话挂断了。

 

房间里一时很安静。

卫生间的水声没了,电话里的雨声没了,耳边粉丝的尖叫声没了……什么都没了。

 

视频通话邀请的提示音突然响起,白宇茫然的点了接通。

对面是黑漆漆的雨夜,路灯昏黄,朱一龙站在屋檐下,眼神温柔的对着镜头,笑了笑说:

“我的新戏、还有我以后所有的戏,不管会不会为谁淋雨,那都是剧情需要;包括沈巍雨中求药那一场,我都是作为演员去认真演绎的。”

 

白宇感觉心里紧了紧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见朱一龙仔仔细细的将手机在窗台摆好,试了试拍摄角度,这才接着说:

“但现在我下班了,那就只代表我自己。小白,我想我知道你在意什么了。”

白宇突然下意识的想要阻止:“不要……龙哥,不要……”

 

朱一龙笑笑,转头跑进了雨里。

 

7、

“不要!”

白宇放纵自己大哭出声,他早就想这么干了。

在那个人雨中跪地浑身湿透时,在他舍身挡在自己面前时,在拍完虫洞告别相看两无言时,他都想痛哭一场。

 

他不是出不了戏,他只是放不下那个借着剧本捧出真心的人。

 

朱一龙头发湿湿的跑回屋檐下,一脸笑意地对着镜头说:
“白宇,为你做这些,我愿意。”

 

8、

听到了吗?

他叫的不是赵云澜,是白宇。


哭,大概是最有效的减压方式了吧?

今天的工作有点忙,分身乏术,还都是比较难办的事,中午连饭都没顾上吃几口,抓紧时间躺了十几分钟,作死的N刷了《他乡月》和《此间事》。

我不知道自己刷过多少遍了,仍然是每看必哭,字字戳心。

全天有空就反复听小白的《小幸运》

晚上又看了《刹那的乌托邦》

…………

眼泪流成河,躲在屋里哭出声。

我真是……

自找的。

点了红心蓝手:你是个好孩子

顺便留了评论:你是个小可爱

专门发私信给我:

你一定是天使吧?!!!!💕💕💕💕